【罪妻】(原名:纠结)(19-20)作者:zhaozhimo   人妻小说 
字数:43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心烦意乱的我自然没有想到睡在身边的妻子已经开始谋划编织一张大网来网住自己,力图打消我的离婚念头。

  母亲的手术进行得很成功,顺利地植入了两个进口支架,由於老人家年纪大了,身子骨比不上年轻时了,术后身体很虚弱,在病床上无法移动,需要人精心护理。而我则由於想着和妻子离婚的事,整日魂不守舍,精神萎靡不振,无法料理照顾母亲。

  由妻子承担照顾母亲的责任,这对婚后基本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从来不做家务也没照顾人经验的妻子来说是个很沉重的负担。但妻子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和良好的身体素质把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端屎把尿,打水给母亲洗身子,一点也没嫌弃髒和气味难闻的样子,平时近乎变态讲卫生的洁癖在妻子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妻子精心的护理下,母亲的身体复原得很快,已经可以下床慢慢运动。

  妻子的表现得到了主治医生、护士以及其他病友的称讚,尤其得知妻子只是儿媳,并不是女儿后更是惊歎不已,说现在有这么贤惠的儿媳真是难得,直夸母亲是个有福气的好人,把母亲乐得每天笑呵呵的,减轻了不少手术带来的痛楚。而我却很不幸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可惜一朵大好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那坨臭哄哄的牛粪,拱了好白菜大肥猪的代言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在妻子精心照顾下身子渐渐复原,转眼就到了要出院的日子。由於老家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各个方面的环境都比喧嚣都市要好,为了母亲更快地康复,在医生的建议下妻子开车护送母亲到老家乡下休养。

  这天我办完母亲的出院结算手续,被父亲叫到医院的假山边谈话。

  「这段时间,我看你魂不守舍的,吃饭也不积极,思想有问题,是不是和佳玲吵架了?」

  「啊,我这……」面对老爸突如其来的询问,有点不知所措的我犹豫着要不要把我和妻子离婚的事告诉他。

  「呵呵,爸爸,哥哥本事大着呢,何止和嫂子吵架,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着要和嫂子离婚,一点也不体谅嫂子的辛苦,没一点男子汉气慨。」一身时髦洋装打扮的妹妹突然出现在父亲身边,搀扶着父亲坐到旁边的石凳上,不等我反驳,接着数落起我来:「都四十岁的人了,还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听到风就是雨,动不动发脾气,一点也不稳重。嫂子现在被那件事弄得压力好大,他不体谅安抚安抚嫂子,还添乱。」

  「你……你……我……」被妹妹一番颠倒是非黑白指责气得浑身发抖的我只能指着妹妹说不出话来。

  「好了,小茜你少说两句。」父亲转过身来对着我说:「琇儿,我们社会还是个重男轻女的传统社会,家里有个精明厉害、当老闆的老婆,对你来说受舆论影响确实思想压力很大,我知道这么多年你走过来很不容易,但这是你当初的选择,怨不得人。这么多年你也确实做得很不错,佳玲多次在我和你母亲面前说你的好,说她能有今天的成功,有一半是你的功劳,她能做你的老婆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份,下辈子还要做你的老婆。

  佳玲是个明白人,你为她所做的一切,她还是铭记在心的。你也不要小家子气,男子汉嘛,心胸要放开点,对社会上那些嫉贤妒能无聊小人说的风言风语不要放在心上,要全力支持佳玲的工作,不要动不动就和佳玲吵,这样对小铃铛的成长不利,也会影响你们小俩口的感情。「

  「我……没有和……」正当我要和父亲说清事情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却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妻子所打断:「爸爸,你不要说刘琇了,是我没做好,只顾着自己压力大,心情烦燥,没有体谅老公的难处。老公,对不起,是我不好,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以后不再对你发脾气了。」

  「你……这……」我顿时有一种掉入陷阱的感觉,想忙着向父亲澄清事情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妻子却对着父亲满带着委屈说:「爸爸,我一个女人确实不适宜在外抛头露面,乾脆以后让老公来掌管公司,我嘛,就在家里相夫教女,做做家务活也挺好的,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

  「胡闹!」父亲很严肃地打断了妻子的话:「自己儿子是块什么料,有多少本事,我清楚得很,这个公司没了你是不行的。佳玲,你嫁到我老刘家这么多年来,我和老伴对你如何,想必你也清楚,我们从来就没把你当过外人,不仅仅是把你当儿媳看,这十八年来就是把你当作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连小茜都拿这个开过玩笑,说我们对你比对亲生女儿还要好。看在我这张老脸上,原谅琇儿,不要再提不管公司这事了。」

  妻子含泪对着父亲说:「爸爸,以后我不提这事了,再也不发小脾气惹老公生气了。」

  接着老爸转过头严肃的对着我说:「琇儿,佳玲作为一个女性老闆,做生意赚钱不容易,尤其是今年宏观经济不景气,你作为她的老公,要多体谅。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造谣中伤绝对不能相信,不能听风就是雨,这一点,你要有清醒的认识,记住,只有家和,才能万事兴。我这把老骨头已经没多少年了,也不图你们个什么大富贵,只希望晚年能看见你们兄妹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过日子,不要胡乱折腾了。」

  望着面容慈祥、没有被岁月压弯脊樑、上身依然直挺的老爸以及妻子满是哀求的眼神,我不得不压下心头的委屈和辛酸含泪对老爸点头答应。

  看着老爸在妻子的搀扶下登上越野车与母亲一起绝尘而去,我转身对着妹妹说:「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好得不得了,和外人一起坑你的哥哥。我不离婚了,你满意了吧?」

  「哥,别这样,今天是我和嫂子对不起你,但这样也是为了你,跟嫂子离婚对你真的很不好!」

               (二十)

  为我好?哈哈!她让我蒙受了作为男人无法忍受的最大侮辱,成为众人的笑柄,这就是你说的为我好?「

  「这事你不说,根本就没人知道。谁来笑你!就算泄露出去了,只要你不离婚,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拿这件事来笑话你,羞辱你,除非他们脑子进水了,不想活了!」

  「你……」

  看着阴沉着脸的妹妹发出杀气腾腾的语气,我有点不知所措,感觉眼前的妹妹好陌生。

  「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怎么能这样?」

  「哈哈,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越来越霸道了。这就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嫂子,就算别人对我不满,也不敢怎么样,只能憋着。说白了,我、也包括你现在生活得这么舒适惬意都是因为嫂子罩着我们。习大大上台后纪律作风整顿搞得非常严厉,但哥哥你上班还是和以前一样吊儿郎当,有时甚至旷工,都没人管你,领导甚至帮你打掩护。这都是因为你的领导和同事都和嫂子有着紧密的利益关系。如果你和嫂子离了婚,还能这么随意吗?」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污辱我的尊严,玩弄我的感情,给我带绿帽。」
  「嫂子确实对不住你,但她已经对你道歉了,千方百计在乞求你的原谅,这难道还不够吗?」

  「哼哼,她都没把我当成老公了,还………」

  「住口,哥你是不是疯了,」

  妹妹粗暴地打断我「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如果嫂子没把你当老公,她根本就不会来求你原谅。正因为把你当老公才会求你给她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哥哥,不要这么倔,嫂子不就是玩了个小白脸,这不是什么大错,别办法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个鸟样。嫂子身上又没少一块肉,你也没受到什么损失,干嘛非要离婚?如果你坚持离,就是把嫂子逼到阿龙的怀抱里去,那小子肯定开心死了,不但财色双收还会骂你是个大SB。再说你忍心让你们的宝贝女儿小铃铛叫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的人爸爸吗?」

  「离婚后,小铃铛可以跟着我,我能养大她。」

  「切,哥你真够天真的!你拿什么养大小铃铛?你知道小铃铛的消费有多高么?去年小铃铛一年就花掉了一百多万。」

  「什么?去年她花掉了这么多的钱?这怎么可能?」

  「亏你还是她的爸爸,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告诉你,铃铛小宝贝现在可是河东校区的大姐大,能量大着呢,在一中,三中和职校可是横着走的角色。集团公司里那些年轻人都是以她马首是瞻。上次河东铺设天然气管道阻工事件就是铃铛解决的。这可都需要钱。」不可能,小铃铛不会这样的,她不会变成这样的人。你胡说「

  我不由得头冒冷汗,背上一阵阵发凉,心头感到一股股苦涩。

  「哼。到时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胡说了。铃铛可不是那种娇生惯养浑身充满公主病的废物,她对嫂子安排她接班管理集团公司可是有着很大的兴趣,把集团发展更上一层楼超越嫂子可是她的人生奋斗目标,在嫂子身边她可以学到许多管理知识和扩大自己的人脉关系在公司树立自己的权威。在你身边铃铛能得到什么?
  你有什么能让她自己变得自信强大?你还会认为和嫂子离婚后铃铛会跟你生活吗。」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伤心的泪水顺着脸颊流进嘴角,苦涩得让人发疯。
  可妹妹的话如同魔鬼一样继续刺进我的耳朵:「哥,不是我说你,看看你婚后都成什么样了,不求上进,开饭店才赚个几十万就沾沾自喜,固步自封把自己整成一个成天宅在家里的吃货,身体也宅垮了。看看吴老闆那三个老婆开的饭店无论硬体软体各个方面的条件都不如你,但人家一年每个人都能分到一百多万元的红利。这么多年你还没看清爸爸退休后我们老刘家就是靠嫂子在撑着,以后还要靠铃铛来发展,已经指望不上你了。所以我的哥哥,为了你,也为了爸妈能安享晚年,为了小铃铛的健康成长,你就原谅嫂子一回吧。」

  我痛苦地睁开眼睛,望着妹妹哀求的眼神,不得不违心地沖着她叫道:「别说了,我原谅她,不离婚了。呜呜……」

  在一阵痛哭后,我平静了下情绪,望着因为我答应原谅妻子而高兴的妹妹,冷冷地说道:「亲爱的妹妹,我原谅佳玲,可谁来原谅你,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妹夫知道了你和伍志龙的事,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妹妹满不在乎地说:「我和他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你在笔记本里看到的3P情景,除了伍志龙外,那个没露面的男人就是你的妹夫。」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和妹夫之间到底怎么了?」

  「重男轻女呗!他家三代单传,我只生了玉丫头一个女的,他妈那嘴脸要有多难看就多难看,天天指桑骂槐,给我脸色看。老娘又不是生子机器,传宗接代关我屁事。他在外面找了个他家亲戚介绍的女孩生了个儿子。」

  「这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离婚?」

  「离婚?哥你动动脑子,我一个已到中年带着个拖油瓶离婚后能找到什么好男人。我离婚,不正好便宜了那对狗男女,让那小婧子随了心愿。老娘不离婚,他要养那野种和婊子也行,但钱必须自己去赚,他的工资存摺以及单位发的福利全控制在我的手里,以前所投资的门面物业也全都转到我和玉丫头的名下。反正老娘也不吃亏了,他玩小婊子,老娘也能正好玩玩小鲜肉。哈哈,我发现这种生活才是真的爽,以前那种一夫一妻真他妈的没劲。」

  我失魂落魄地听完妹妹的故事,沮丧地掉头回家。

  妹妹看着我渐渐远去的身影,良久掏出手机:「哥哥的思想我做通了,他不会和你离婚了,但想要弥补你们之间的裂痕,就得看你的手段了。至於阿龙就随便你了,但我还是想求你饶阿龙一命,毕竟他也曾带给我们不少快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