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身】(03-04)【作者:tcxwq】   乱伦小说 
字数:117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震惊

  老保安带着老婆往宿舍方向走去,老婆了解到老保安与和他换班的那个保安住一屋,那屋子平常只有一人在,老保安在的时候那人肯定在值班,老婆暗想难道这是上天注定吗,给自己那么好的机会。

  到了老保安的宿舍,老婆看到里面布置的很简单,有一张高低单人床,老保安的床在下铺,老保安给倒了茶水,两人聊了会家常,老婆了解到这老保安原来是个老光棍,因为家里穷,又因为自己的长的有些丑,这辈子都没结过婚。
  老婆不由的对这个保安有些不屑,混得实在是太惨了,按照老婆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和这样的一个保安坐下来好好说话,更不会和这个保安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可是越是鄙视这个保安,越是要和他发生点什么,只有这样才能狠狠的报复婆婆,此时的老婆,内心里只有这一种念头,那就是报复。

  这种报复心不单单是因为妈妈给赵宇打手枪这件事,还来源于身体的交换,自己年轻貌美的身体换到了婆婆身上,换身这件事带给老婆的怨恨,也让老婆发泄到了婆婆头上。

  老婆现在犯愁的是怎么勾搭这个老保安,这保安看上去很憨厚老实啊,没怎么跟女人打过交道,有点不开窍,让老婆觉得有些无从下手,而且老婆以前从来也没有过勾引男人的经验。

  思考了一下,老婆觉得婆婆的身体虽然没有自己的年轻美貌,但是有本钱啊,那沉甸甸的大奶子绝对会让这老光棍吃不消,所以老婆决定以奶子作为突破点!
  「哎呀,水泼到身上来了,」老婆假装拿着水杯的手不稳,全部泼在了胸前,顿时,老婆的胸前湿透了。

  泼的是敏感部位,老保安有些手足无措,老婆穿在里面的黑色胸罩完全印了出来,「怎么办啊?这样不能回家了。」老婆假装慌乱的说着。

  最后老婆脱下了外衣,老保安找来吹风机帮着吹,老保安此时心跳的厉害,眼睛盯着老婆脱下来的那件衣服,丝毫不敢看向老婆,话说他还是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上身只穿胸罩的女人。

  老保安本来想着老婆的外衣吹干后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老婆说胸罩也湿了,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也要吹吹胸罩。

  老保安拿着吹风机走到老婆面前,对着老婆的胸部吹去,老婆如今是婆婆的身体,胸部实在太大,哪怕被胸罩裹住,也露出了大半的白腻,这简直要晃瞎了老保安的眼睛。

  老保安感觉这辈子都没像今天这么刺激,可是刺激的还在后面,老婆又说吹风机吹得皮肤难受,要脱下胸罩吹,老保安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老婆的胸罩已经被解下来。

  一对大奶子向白兔子一般跳跃了出来,老保安感觉到自己好像失去了意志,眼睛里只有那对大奶子,手里机械的拿着吹风机胡乱的吹着。

  老婆此时也羞的脸红到了脖子根,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淫荡荒唐的事情,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可是想到了自己要报复的决心,又看到了即使到这种程度,这位老保安仍然是老老实实的,没有胡来,也让老婆间接的安心许多。

  想到这里,老婆决定大胆的做下去,老婆没想过和这老保安真正发生关系,只是计划着脱下裤子就可以了,身上给婆婆保留一个内裤,让这老保安过过眼瘾,报复就圆满完成了。

  「哎呀,裤子也湿了啊,帮我把裤子也吹吹吧!」老婆说着便去脱裤子。
  此时的老婆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内裤,本来妈妈穿的是那种比较宽松的内裤,但是这具身体的灵魂换成了老婆,老婆仍然穿着自己以前身体穿的内裤,穿在这个身体上就显得特别窄小紧身,显得格外性感。

  老保安瞥了一眼,顿时被震撼了,这就是女人啊,白花花的身体,自己无数次在梦中想象的女人的身体,今天总算是看到了,他甚至看到了从老婆内裤中渗出的几根毛毛,老保安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

  看到老保安那硬起来的鸡巴,老婆震惊了,震惊的老保安胯下的尺寸也太大了吧……

  老保安穿着宽松的保安制服,硬起的鸡巴在裤子前方撑起一个帐篷,老婆目测老保安裤子里面的尺寸至少有20公分以上,这是何等的惊人啊,老婆没想到只是随意的找了一个老保安居然能看到如此的盛况。

  我此时也很诧异,诧异的不是老保安鸡巴的尺寸,老保安的鸡巴虽然异常的巨大,但是茫茫众生中总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人存在,就像我现在不也是具备了这个超能力,令我理解不了的是老婆的反应,我感知到老婆下面已经湿了,老婆的心里也充满了欲念。

  老婆今天虽然做出了淫荡之事,但是只是为了报复啊,而且眼看着她的报复的步骤也完成了,怎么会突然充满了欲念?老婆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并不是那种淫荡之人。

  我的疑惑并没持续多久,很快我从老婆脑子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祸根还出在我自己的身上。

  有一次和老婆做爱的时候,老婆的兴致不是很高,就找了一部色情片和老婆一起看,只是随手点开了一部片子,里面的内容是一个黑人和三个白人女人干的场景,那个黑人的鸡巴特别的大,有二十多公分长,又大又粗,把那三个白人女性干的死去活来的。

  记得当时老婆很是兴奋,那次老婆出了很多水,干完一次还想要,当时我也没在意,干了两次就昏沉沉的睡了。

  现在从老婆脑海中窥探到老婆竟然从那以后对那个黑人的巨大鸡巴难念不忘,以前我也带过老婆看过几次片,但是看得都是日本的,那里男人的尺寸都是比较正常的,很多都不如我,我的尺寸是15公分,在亚洲人里面算是很不错了,自从看到那个黑人巨大鸡巴后,那个巨大鸡巴就时不时的出现在了老婆的脑海中晃荡着,每当想起那根超大鸡巴时,老婆的下面都会湿透。

  自那以后,老婆和我干的时候,脑子里都会想着那根鸡巴,老婆有时候还会想着那根鸡巴自慰。

  我猜测老婆的这种情况应该和恋物癖相似,比如说有的人恋丝袜,有的人恋女人的内衣,老婆恋的是巨大的鸡巴。

  如今着老保安的下面很可能也隐藏这一根巨大的鸡巴,老婆能不激动吗?老婆从没想到过能在现实中碰到过这种鸡巴,老婆现在有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一定要看看老保安的下面的鸡巴,是不是她梦想中的那种超大鸡巴。

  此时房间里陷入了安静,老保安傻傻的看着妈妈的身体,老婆呆呆的看着老保安的下面,思索着该如何进行下去。

  老婆现在有点被欲念冲昏了头脑,胆子比平时大出了很多,竟然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语言,老婆率先打破了安静,指着老保安的下面问道:「这是什么?怎么鼓的这么大?」

  老保安有点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应该是个人都知道男人胯下勃起的是男人的鸡巴吧?怎么这位大妹子这样问呢?

  看到保安仍然傻傻的不说话,老婆又催促道:「问你话呢?这是什么?」
  「这是……嗯……」老保安不知该如何启齿,当着一位几乎全身赤裸的成熟女性,回答这种问题,自己虽然岁数不小了,但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处男呢!
  正常的男人哪怕是比较老实的,遇到这种情况估计早就脱裤子上了,老保安仍然木讷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说话还紧张的结结巴巴的,老婆看到这种情况反而是很高兴,这说明老保安比较好掌控啊,都到了这个份上,老保安还这么安分守己,说明老保安能够克制自己的性冲动,没有攻击性。

  老婆甚至想到,如果这老保安的鸡巴真的有那个黑人的的那么大,并且其性格可以随便自己掌控的话,那么以后可以经常来老保安这里,和他保持长期的联系,如果他的鸡巴没有那么大,或者性格稍微有一点点不好掌控的话,那么这一次和老保安的荒唐事就是最后一次,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看到这里,我也不由的暗暗期待这老保安的鸡巴不要那么大,或者稍微主动点,让老婆感觉他不好掌控。

  老保安终于在老婆的逼问下回答了:「这就是……男人的那玩意啊。」
  「什么玩意?说清楚点?」老婆步步紧逼,老婆此时心里有难以抑制的兴奋,这种居高临下的主动态度让老婆心里充满着一种异样的变态兴奋。

  「就是屌……」老保安怯懦着说出了。

  「你这里鼓的这么大,不会是有病吧?脱下来我帮你看一下!」老婆的声音逐渐的稳定了下来,刚才的问话中,声音中还夹杂着颤抖。

  「不是啊,我从小就这么大的,不是病!」老保安窘迫的说道。

  「不是病?那你有没有看过其他男人的屌,其他人的难道也像你这么大?」老婆坐到的床沿上,越来越从容了。

  「看过啊,以前在村子里的池塘里洗澡,很多人在那里洗澡,我下面确实比他们的要大很多,还因此被人嘲笑过,后来我就不怎么去村里的池塘洗澡了!」
  老婆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表情,说道:「看吧,我没说错吧,比正常人的都要打,还被人嘲笑了,还说不是病!你脱下裤子来,我帮你看一看吧。」

  老保安羞红着脸扭扭捏捏的脱下了裤子,里面只有内裤的时候,老婆基本能够确定下来老保安的尺寸了,果然是旷世巨屌,老婆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里头透着热气,这跟鸡巴的尺寸甚至比以前在片里看到的那根还要大啊。

  老婆深吸一口气,强做镇定的说道:「都脱下来吧,这样我还是看不到啊!」
  老保安终于脱下了内裤,一根超级巨大鸡巴弹了出来,看到这根巨大鸡巴,老婆简直要激动的热泪盈眶,「是它,就是它,这好几年来每次做爱或者自慰的时候一直意淫着的巨大鸡巴就在眼前……」

  老婆往鸡巴前面逐渐的凑近,内心涌起一种迫切的渴望,渴望把这根大鸡巴握在手里随意的玩弄,渴望把这根鸡巴含在嘴里裹着玩,更加渴望着能进入自己的小穴里,就算撑爆自己的小穴也在所不惜!

  大鸡巴就近在咫尺,老婆闻到了鸡巴上传来的男性荷尔蒙味道,还夹杂着一些汗液尿液的味道,那是男人鸡巴独特的酸臭味,这种酸臭味在以前老婆是嫌弃的,此时却更能激起她的欲望。

  老婆想了想,还是决定让老保安好好洗干净鸡巴,自己在来玩耍。

  抬头看了看老保安的脸,老保安此时正在盯着老婆的奶子看,发现老婆看他,赶紧偏过头,露出尴尬之色。

  老婆暗喜,果然很老实很好掌控啊,老婆指着老保安的鸡巴道:「你这里应该没什么病,但是有那么大的味道了,该洗洗了,男人应该保持这里干净,否则以后容易生病!」

  「可是我昨晚才洗过澡的啊,」老保安辩解道。

  「昨晚你洗的时候是不是没好好洗洗这里?」

  老保安点点头,「是啊,平时洗的时候就是简单冲冲!」

  「算了,我帮你洗洗吧,这里一定要好好洗洗,好好呵护才行,」老婆说完就拉着老保安去了卫生间。

  老保安恍恍惚惚的跟着老婆去了卫生间,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过于颠覆,他不知该怎么应对,只能被动的被老婆牵着走。

  老婆用温水给老保安仔细的洗了洗鸡巴,把包皮完全翻开仔细冲洗,又把两个睾丸上的皱皮仔细搓洗了一下。

  这中间的过程不多,可是老婆和老保安的心情却是激动的不行,老婆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真正把这根巨大鸡巴握在手心里的感觉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啊,这根鸡巴非常的长,老婆保守估计应该在接近三十公分的长度,更难得的是其粗度,老婆一只手根本握不住这根鸡巴。

  老婆记得在片里看到的那个黑人鸡巴大概也和老保安的这根差不多长,但是粗度也就比正常人粗一点,这点就远远比不上老保安了,所以说老保安的鸡巴比一直幻想中的还要优秀的多,不仅如此,还有老保安鸡巴的热度,老婆感到手掌里的鸡巴温热发烫。

  看着两只手握着的巨大鸡巴,巨大的龟头闪耀着光泽,狰狞的面目威风八面,老婆有些迷醉了。

  不过老婆也知道老保安此刻还在看着她呢,现在还不是迷醉的时候,老婆向着老保安说道:「以后你就学我这样清洗,每天至少要洗两遍才行!」

  老保安连连点头,「嗯好的,谢谢你啊!」

  「不用谢,你去躺在床上,我帮你做做保健吧!」老婆对听话老实的老保安很是满意,决定进行最后一步了。

  老保安并不是真的呆傻,估计也明白了老婆的想法,顺从着躺倒了床上,老婆则是蹲在床边用两个手掌玩弄起老保安的几把。

  老婆不是为了让老保安爽才玩他的鸡巴,纯碎是自己实在太喜欢这根鸡巴,把这根鸡巴在手心里搓来搓去。

  玩了一会,老婆突然张口含住鸡巴,可是鸡巴实在太粗,老婆使劲张嘴居然没能吞下龟头,老婆又努力尝试了一下,终于吞下了龟头,此时在老婆的脸上露出了异样的兴奋之情。

  然而比老婆更兴奋的是老保安,老保安突然紧张的说道:「啊,不行了我要射了!」

  老婆赶紧拿开嘴,想去找纸巾,可是这时候老保安已经忍不住的射了出来,全部设在了老婆的奶子上,老婆感到老保安的射精异常的有力,把自己的奶子冲击的有点痛!

  老保安向老婆连连道歉,乞求原谅,老婆却笑了笑找纸巾擦干自己的身上的精液,丝毫没有介意的样子,笑道:「不用道歉啊,男人爽了射精很正常的嘛。」
  老婆生怕老保安射精后就不行了,没想到老保安的鸡巴丝毫没有软下来的迹象,老婆感到自己下身不断的有水流出来,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内裤肯定已经湿透了,老婆发现老保安正在偷偷瞄着自己的下面看,老婆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裤,果然前面湿了一大片,透过湿过的部位,可以看到里面的阴毛和隐隐约约的沟壑。

  在老保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老婆脱下了最后的小内裤,坐在了老保安身上,一手扶着大鸡巴准备插进去,不过老婆有所犹豫了,老婆想到了我,走出这一步意味着对我的出轨,想起平时我对他的好,老婆一直被欲望支配着的内心起了挣扎。

  这时候老保安突然出声了:「大妹子,不可以啊!」

  「怎么了?」老婆不解的看着老保安,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应该忍不住才对啊。

  「我整天在门口看门,知道大妹子你也是有老公有孩子的,我担心破坏你的家庭啊!」老保安面有忧色的说道。

  听到老保安这样说,老婆对老保安更是高看一等,这是懂得为他人考虑的人,真和老保安发生什么,老保安也必然能够守口如瓶,不会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老婆又想到这样也不算背叛自己的丈夫啊,因为心里上首先没有背叛,老婆和这个老保安现在这样仅仅只是为了老保安的这根鸡巴,对老保安这个人没有一点点的爱意,顶多有些可怜他的人生,其次在身体上也没有背叛啊,因为这个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婆婆的身体!

  想到这里,老婆释然了,老婆向老保安温馨一笑,道:「那些都不用担心,只要我们两人守口如瓶,发誓永远不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这个世界上谁也不会知道的!你能做到以后绝不和任何一人说这件事吗?」

  老保安比划着手,说道:「我发誓,我能……」

  妈妈打断了老保安,「不用发誓,我相信你可以,那么我再问你想不想和我干?」

  「我想……」老保安低着头不敢看老婆,声音却异常的坚定。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婆边说着边缓缓做向老保安的鸡巴。

  鸡巴实在太粗了,老婆努力尝试了一会居然没能插进去。

               第四章散步

  一直在紧张着感应着老婆的我确实五味杂陈,我看到了什么?老婆顶着妈妈的身体正在和一个又老又丑的保安即将突破最后一步,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更让我良心不安的是,我的鸡巴居然也硬了起来,我这是怎么了?这几天我滋生出了乱伦恋母的情节,这是我已经确定了的事实,现如今我怎么又有了绿妻的心理,或者说绿妈的心理?

  看到自己老婆的灵魂,妈妈的身体和这老保安的这些事,我居然在暴怒中兴奋了,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鸡巴,就那样一直挺硬着。

  容不得我想那么多了,老婆这里已经进行到最后关头,此刻我一方面期盼着这根巨大的鸡巴不要插进去,我不想老婆和妈妈这个复合体就这样白白的便宜了这个老保安,另一方面,我又隐隐期盼着这根巨大的鸡巴狠狠的抽插着老婆,那样会让我更刺激,更兴奋……

  老婆皱了皱眉,不再小心试探,对准鸡巴后,突然用力下沉,老婆的小穴此时已经布满了淫水,足够的润滑,这么用力做下去,老保安的鸡巴虽然很粗,还是进去了一个龟头!

  老婆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这种巨大的撕裂感很像第一次和我干破处的时候,但是那种充实比第一次要强烈的多,老婆心里激动的颤抖,对的,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即将要撑爆的感觉。

  撕裂的痛苦感只持续了短暂的时间,老婆就适应了这根巨大的鸡巴,老婆开始动了起来,身子缓缓下沉,当整根鸡巴有半根没入老婆身体的时候,老婆的身体动不了了,因为大鸡巴已经顶到自己的花心了,已然到达自己阴道的尽头。
  老婆兴奋的想要大笑,又想大哭,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啊,自己幻想了好几年,如今自己真真切切的拥有了这根大鸡巴,正当老婆向要套动的时候,老保安又出现了局促紧张的神情。

  「啊,不好意思,我又要射了!」

  老婆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离开大鸡巴,但是随即想到这是婆婆的身体啊,婆婆可是上过环的,不会有怀孕的事发生,所以就没起身。

  这时老保安已经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虽然老保安这时今天的第二次射精,但是老婆仍是感觉到老保安的射精有力,强烈的冲击着自己的子宫口,滚热的精子差点把老婆带到高潮。

  射完后的老保安羞愧难当,老婆才套了进去,还没开始抽插就射了,任何男人遇到这种事都会羞愧。

  妈妈疑惑的看着老保安,这么好的一根鸡巴难道是早泄?但是妈妈随着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你是不是还是处男?」

  「是啊!」老保安理所当然的回道。

  老婆苦笑不得,老保安都六十的人了居然还是个处,难怪这一小会,还没怎么干就射了两次了,老婆开始时走进了误区,心想着老保安虽然没结过婚,但是总应该找过小姐吧,都这么大岁数了,现在小姐也不贵,一百块钱就能干上一炮,却没想到这老保安是个老处男。

  不过这样,老婆只会更满意,这说明这个大鸡巴生在这个世上六十年了,自己还是第一个品尝的,让老婆不禁生出满足感。

  射过两次的鸡巴稍微有点软,但是还保持一定的硬度,仍然把老婆的小穴涨的满满的,老婆动了几下,里面的鸡巴再一次坚硬起来,老婆不禁感叹,这老保安的体格真是异于常人,都这么大岁数了,这方面却胜过年轻人。

  这一次老保安坚持的时间大大的延长了,老婆感到自己要爽到爆炸,但是又不敢大声叫出来,拼命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老婆感到自己的下面痉挛了,抽搐了,依稀感到从小穴里不断的出水,就像男人的射精一样,老婆意识到自己的高潮来了,可是小穴里面为什么不断的喷出水来呢?老婆没有深想,因为此时极致的舒爽已经让自己的大脑停止了思考。
  我猜测老婆应该是喷潮了,之前我在网上刚好了解过,喷潮因个人体质不同而不同,能喷潮的女人只占少数,而喷潮的女人中,一部分是从尿道里尿出来,一部分是从阴道里射出来,看来老婆就是这种从阴道里射出来的类型。

  没想到妈妈的体质是这种极品类型,真是便宜了这个老保安,谁能想到长相平平凡凡,身材有些发福的普通妇女在做爱的时候可以喷潮?

  老婆意犹未尽的离开了老保安的宿舍,老婆其实还想再干一次,但是想到老保安已经连续射了三次,怕老保安干多了伤身就算了。

  离别时,老保安情绪有些低沉,问老婆以后还能再来吗?老婆没有同意也没拒绝,只说看情况吧,并且叮嘱老保安以后一定要向从前一样,遇到自己的时候还是要向往常那样打声招呼即可,不用太过熟稔,也不要太过生疏,总之一句话,要保守秘密。

  老婆慢慢的走回家,想走快也不可能,两条腿也合不拢,这都是老保安惹得啊,干的太疯狂了,身体还有高潮的余韵。

  我也调整自己的心情,强迫自己不去想老婆和妈妈做的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都是我本不应该知道的,偏偏又很能影响我情绪的。

  我把感应关注到爸妈那边,赵宇夫妻已经来到店里工作,店里本来只有一个雇工,我和老婆叫她秋姨,原先只有秋姨和爸妈还有我在店里忙活,到了饭点的时候确实挺忙的,现在赵宇夫妻来了,爸妈他们的确也轻松了许多。

  从妈妈的感知中,我知道赵宇在看到妈妈的时候总会多看几眼,眼睛里不经意的流露出异样的眼神,妈妈此时可是老婆的身体,年轻漂亮,而且还和赵宇有过一段那样的故事,难怪赵宇会这样。

  妈妈感受到赵宇异样的眼神后,趁着在后厨没有他人的情况下把赵宇训斥了一顿,让赵宇忘记之前的事情,老老实实的在店里工作,并警告赵宇如果继续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就会辞退他们两口子。

  赵宇被警告后果然变得老老实实不再用那种眼神看妈妈,看到如此情况,我放心了不少。

  心想该抽个时间去店里看看,看看妈妈年轻时暗恋的对象是怎么样的,还有店里面的账目也需要我去理一理。

  到了店里,看到那赵宇果然是一副饱经沧桑的落魄模样,五官还算端正,看得出来年轻时应该是个帅哥,怪不得妈妈以前对他那么痴情。

  赵宇老婆虽然一身地摊货,看起来却很有风情,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麻辣烫店一般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关门歇业,回到家吃饭收拾下就快十点了,这时候爸妈都喜欢出去散散步然后回来睡觉。

  家旁边就是一个公园,里面风景优美,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很是安静,爸妈每晚都来这里散步。

  妈妈当初经人介绍嫁给爸爸时,心里想的还是赵宇,和爸爸之间并没有爱情,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两人相敬如宾,逐渐培养出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偏重于亲情。

  晚上夜深人静,两人经常手牵手逛,妈妈依然像往常那样随手牵住了爸爸的手,感觉到爸爸的手有些僵硬,还有些汗,妈妈奇怪的问道:「咦?天气这么凉爽,你手心怎么出汗了?」

  爸爸傻笑着说不知道,妈妈也没在意,继续和爸爸逛着。

  此刻爸爸的心在扑通扑通的猛烈的跳动着,爸爸手掌僵硬,手心出汗,那可都是激动紧张的啊,妈妈此时已经明显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是儿媳的,爸爸可没忘记啊,自己牵着儿媳的手在公园散步,能不激动吗,幸亏是在这么晚的时间,没人看到。

  爸爸内心纠结着,儿媳的手被自己这位握着很是不妥,可是放开吧,又是在舍不得,爸爸这一辈子还没摸过那么好摸的手,手中的小手小巧滑腻,柔弱无骨。
  不仅仅触感好,那种扒灰乱伦的感觉更让爸爸激动不已,于是爸爸将错就错的和妈妈牵着手悠闲的逛着。

  逛到一处座椅处,妈妈说去坐一会就回家了,两人并肩做下去,妈妈顺势躺到爸爸怀中,两人以前来逛公园时,每次做到这个座椅时妈妈都会这样躺到爸爸怀中,微风袭来,妈妈感到很幸福很平静,自己顶着儿媳身体这事已然彻底忘记。
  爸爸也像往常一样一手托着妈妈的身体,一手握着妈妈的手,妈妈不知道的是,爸爸此时正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如果被妈妈意识到什么,那么爸爸就享受不到老婆的身体了。

  从老婆身体上传来的阵阵香气熏得爸爸荷尔蒙直线上升,爸爸感到小腹处一阵热气传来,爸爸想把手放到老婆的腰上,那温软纤细的小腰摸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此时妈妈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体是儿媳的事实,爸爸犹豫了没多久就开始行动,先是假装挠痒把手和妈妈的手分离开来,尽管分离的时候爸爸是多么的不舍。

  然后爸爸假装不经意的把手放到了妈妈的腰间,妈妈依然和爸爸谈笑风生,没有意识到一丝不妥。

  爸爸就这么轻松的得手了,看到此情此景,我也只能无奈的一叹,虽然很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件事既怨不了妈妈也怪不得爸爸,妈妈只是短暂的忘记了自己的换身,若是妈妈记得自己的身体是儿媳的,那肯定不会跟爸爸这么亲密,对于妈妈无知者无罪。

  对于爸爸而言,也只是出于男人的本能,这么年轻漂亮青春靓丽的美女躺在怀中,试问又有哪个男人能禁受的住呢?爸爸只是想摸摸腰摸摸腿,换成我的话,我甚至会想到去摸一下奶子。

  爸爸的手掌覆盖在妈妈如今身体的细腰上,第一感觉是软,仿佛按一下就可以陷进去,这是一种柔和的软,弹性的软;第二感觉是滑,妈妈今天穿的是老婆以前买的一件高档的丝质上衣,爸爸的手与妈妈的腰之间仅有这一层丝质上衣阻隔,隔着衣物,爸爸依然能感触到老婆腰部惊人的滑腻,如果能把手伸进衣服里面,那感觉……不过爸爸也只敢想想,如果真那么做的话,妈妈可能马上就会反应过来,爸爸的所有福利也将全部化为乌有。第三感觉是温热,这种热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热,是那种撩人心弦的热,是那种可以穿透皮肤直达心里的热。

  如果问爸爸的手愿意呆在老婆腰上多长时间,爸爸的回答肯定会是一万年,可是爸爸仍然果断的移开手掌逐渐摸向妈妈的大腿,因为爸爸知道时间不多了,他要利用这有限的时间最更多的事情,把这宝贵的时间利益最大化,从这里可以看出爸爸的大局观比较强,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

  妈妈晚上洗完澡出来的,穿的简单清爽,下身是一件充满小清新气息的可爱裙子,裙子的长度刚好过膝,但是当妈妈依偎在爸爸怀中的时候,裙子往上滑了一小截,爸爸的计划是把手掌放在妈妈膝盖以上露出的那一小截肌肤,以前爸妈依偎在公园长椅上的场景也经常有这一幕,爸爸一手托着妈妈,一手随意的搭在妈妈的腿上,爸爸此时就想重现这个场景。

  爸爸的心跳又开始加速起来,此时要摸腿的感觉要强过刚才摸手和摸腰,在正常的日常交往中也经常会和人握手,这是人们的一种礼仪需求,摸腰则是隔着衣服摸的,接下来的摸腿就不一样了,可以直接接触到老婆的身体,而且大腿对女人来说是隐私部位,这个部位是不会轻易让男人摸到的。

  爸爸的手已经从老婆腰间悄悄的挪到了妈妈大腿接近膝盖处的上方,正要落下时,妈妈突然打了个哈欠,然后起身说要回去睡觉了,爸爸的手最后又落回到自己的身上。

  虽然意犹未尽,爸爸也只能随着妈妈回家,爸爸试图再度牵过妈妈的手,很自然的牵了过来,爸爸心中暗喜,看来妈妈还没意识到什么,爸爸在努力思索着怎么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做点什么,突然爸爸想起以前从公园回家的时候妈妈曾提出让爸爸背着他回家,爸爸当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还不忘嘲笑两句:「就你那体格,超人来了也背不动你,你还是绕过我这条老命吧。」爸爸是开玩笑的说着,妈妈也并未生气。

  可是现在不同了,身边的这幅身体,爸爸就算真的豁出了老命也愿意背,想到刚才妈妈打了个哈欠,爸爸知道该怎么样切入了,「刚才你打哈欠了,是不是困了?」爸爸关心的问道。

  「是啊,做了一会想睡觉了,」妈妈的声音中有点慵懒。

  「今天你在店里忙活了一天,肯定又累又困,我背着你回家吧!」爸爸一边拉着妈妈的手,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之所以小心翼翼,是一直担心着妈妈反应过来这是儿媳的身体。

  「你这死老头,今晚倒是挺会献殷勤,你以前不是说我这体格就算超人来了也背不动吗?现在怎么又转性了……」说到这里妈妈突然不出声了。

  「啊……不对啊,我这体格,哦对了,我现在的体格才一百斤,呀糟了,我忘记和儿媳妇换身了,你个死老头也不提醒我一下!」妈妈的话语中已经完全没了睡意,开始对爸爸埋怨了起来。

  「这事也不能怪我啊,我也忘记了啊,我今晚可以完完全全的把你当成是孩子妈!」爸爸说的有点可怜兮兮的,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爸爸受了多大的冤屈。
  妈妈却不为所动,声音甚至还变得严厉起来,「哟呵,你还冤屈了,我跟你这么多年还能不知道你吗?刚才你抓着我的手干嘛那么用力?手心里为啥出汗?还有,手放在我的腰上好像也不太老实!」

  爸爸当然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妈妈瞪了爸爸一眼,恨恨的道:「好吧,这些就不跟你计较了,那你刚才要背着我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体谅你干了一天的活,看你很疲倦,想背着你回去有错吗?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爸爸虚张声势的说着,其实是给自己壮胆,不然如果完全被妈妈的气势压迫的话那就不妙了。

  「你就胡扯吧,咱们也不是第一次逛公园了,我也不是第一次犯困了,今晚你那么殷勤,没有坏心眼才怪,让我脑补一下啊,如果你背着我,手可以托着我的大腿,甚至可以托着我的屁股,我的胸也会挤到你的背上,总之是和你贴在了一起,是不是这样?」

  爸爸有些无语,二十多年的夫妻,妈妈确实太了解他了。

  好在妈妈接下来也并没有咬着此事不放,「你毕竟是公公,怎能和儿媳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呢,你要多为儿子想想,多想想这个家,不过今晚我也有不对,这事就算了,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

  这个事件最后以爸爸低头认错告一段落,经过这件事后,妈妈做什么事情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体是儿媳的,而在爸爸的心里却留下了一丝涟漪,那晚的牵手和依偎,让爸爸每每想起都会涌起一阵冲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